差钱儿但不绝望 恰是投资电影好时机

时间:2022-08-18 20:16:22 | 浏览:8489

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瑞芳表示,确实有很多投资者目前对于电影行业处于谨慎观望的状态,但她反而认为现在就是最好的投资时机,“经过疫情这三年的时间,留下来愿意继续在电影行业生根的人已经是行业内的坚守者了,他们是值得被投资的,这也是电影业慢慢成熟、开放合作心态最好的时机。”

受疫情影响,目前电影行业受到冲击,陷入一定困境,资本也纷纷避险,“差钱儿”的电影业将何去何从?在8月15日举行的第十二届北影节的“中国电影投融资峰会”上,业界资深人士认为,今年是中国电影市场最难的一年。然而,危机中也有希望,嘉宾们表示,现在恰恰是投资电影的好时机,拐点已经来临,电影投资进入了右侧时代。

准备迎接下一个红利期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回忆道:“2015年,中国电影增长了48.6%,那时期的中国电影资金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不计成本地跑步进入电影行业,但是,2020年初至2022年疫情的出现,使得电影行业处于资金短缺、新项目开工不足的尴尬处境,‘差钱儿’成为了普遍现象。”

华夏电影常务副总经理黄群飞已经从事电影行业35年了,对于目前的电影市场,他表示,自己的目力所及之处,都在喊难。不过,黄群飞认为,目前电影市场的基本面还在,存量观众和存量市场还是很大的,“据国家电影局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月14日10:27,我国2022年暑期档票房达75.04亿元,超过2021年暑期档73.81亿元的票房成绩。其中,《独行月球》票房23.67亿元、《人生大事》票房16.88亿元,都达到或者超过了预期,何况,这还是目前在电影院停业影院数量达到3223家、停业银幕将近一万块的情况下取得的成绩。”黄群飞表示,现在电影融资难,因为电影不景气,资本红利期已过,但这只说对了一半,“上一个红利期已经过了,我们要准备好迎接下一个红利期。”

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瑞芳表示,确实有很多投资者目前对于电影行业处于谨慎观望的状态,但她反而认为现在就是最好的投资时机,“经过疫情这三年的时间,留下来愿意继续在电影行业生根的人已经是行业内的坚守者了,他们是值得被投资的,这也是电影业慢慢成熟、开放合作心态最好的时机。”

浙江大学国际影视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范志忠认为,当去泡沫化加速完成之后,电影的拐点已经来临,“博纳影业即将在A股上市,说明电影行业正在吸引新一轮投资。”

用优质内容增强资方信心

不过,电影行业面临的一些问题也不容忽视,需要去完善、去解决。黄群飞担心电影市场会出现影片供给不足的状况,而且这个问题会长期存在。黄群飞说:“我搜索了一下,6月份,院线电影开机只有6部,7月份是7部,立项备案数量同比、环比都在下降,5月份比4月份环比下降了57部,4月份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5部,5月份与去年5月份相比下降了71部,如果今年立项备案的数量这么少,那么明年的市场怎么办?这是目前面临的最大的困扰和问题。电影产业化最重要的就是内容,资本投资渠道也是投资于内容,如果没有内容,后续的投资也谈不上,无法形成电影宣发、广告商务、衍生品、授权游戏等等完整的闭环。”

目前电影资金链整体是缺钱,但是头部电影的投资却越来越大,头部效应对于电影市场有带动作用,但是专家们也希望投资能够青睐中小影片,呈现多样化发展,避免题材的单一。

据悉,今年暑期档的总票房中,《独行月球》一枝独秀,占据了30%,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独行月球》的出品方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表示,开心麻花的特色是喜剧,有特色观众就会喜欢,投资人也会比较愿意加持,然而这个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独行月球》的项目启动是在2018年,“到现在四年半了,回收票房需要再过半年,那么就一共是五年的时间,从金融角度,如何让资金流动的速度加快也是需要探讨的。”刘洪涛还认为,成熟的电影工业不能仅仅依赖于票房,而是要有大量的衍生、版权各种各样的销售收入来平衡整个电影投融资。

嘉宾们还表示,当下正是中国电影最需要资本支持的时期,此时,创作者不仅要推出优质内容以增强资本方的信心,市场也要探索更多契合电影领域的金融产品与投资合作模式。

投融资对电影产业发展明显

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副理事长周建东表示,投融资对电影产业的发展是很明显的,“没有资金,什么事情也做不成。”而对于电影产业化发展的脉络,周建东以资深电影人的经历进行了梳理。他表示,中国电影产业化发展的脉络起步比较晚,至今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换的过程。周建东说:“1996年前后,只有15个电影制片厂可以拍电影,之后放开了拍摄的门槛,当时制定了五项经济政策,从税收、减免、资助、奖励等等方面进行扶持,严格而言,这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换的过程。”他表示,从1994年开始以前电影是垄断发行的,之后打破垄断,制片单位本身就可以发片,之后院线制的改革,这些是制片行业和发行行业转化的过程。

第二阶段,是电影产业化的基础阶段。周建东表示,从2002年开始,国产影片数量只有110部,电影票房只有8亿,电影银幕只有1873块,根本谈不上产业化。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世贸组织,2002年中国GDP增长8%,在此形势下,2003年提出“电影产业化”,“基于此,从法律法规而言对产业进行了促进。《电影法》历时15年,一直到2016年9月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形成了2017年3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到2017年票房达到了457.12亿元,为制片行业打下了基础。”

第三阶段,产业化雏形阶段或产业化初级阶段。在2014年,广电总局联合财政部、发改委和国家税务总局等七部委下发了文件《支持电影发展的若干通知》,把税收、融资、信贷等等给予了优惠政策,形成了2017年正式实施的《电影法》当中的第四章电影产业支持、保障,有关税收优惠、金融信贷、保险机构、融资担保机构等等条文,法律上提供了基础,“在这样的助力下,2017年当年的影片生产数量达到798部影片,2018年电影产量高达902部。”

关注

北上广浙四省市齐头并进

在“中国电影投融资峰会”上,《北京电影投融资发展报告》也最新出炉,中国电影基金会投融资发展专项基金总监朱玉卿率先“揭秘”了其中的新鲜内容。

朱玉卿表示,电影市场在逐步恢复之中,投融资机构对于电影虽然仍有观望,但行业内资本开始抱团取暖。现在影视融资开始转向金融机构,银行的融资变为了重要的渠道。

虽然北京头部资源聚集,投资机构占据优势,但是在全国范围,浙江影视生态正在加速,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果,“生产的数量、票房的产出、观众的人次,浙江都是后起之秀。”

朱玉卿表示,目前,深圳、杭州、上海也通过各种各样的办法促进电影发展,“这就形成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四个省市齐头并进竞争激烈的态势。”

延伸

章子怡、刘昊然 谈“高峰表演”

8月16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强国论坛举行,章子怡、刘昊然等出席。对于“高峰表演”,章子怡认为是让观众念念不忘的表演,刘昊然认为是能留得住的表演。

章子怡表示,“高峰表演”没有量化指标,不像体育比赛,谁跑得快谁就是第一,“高峰表演”靠一个人的能量是达不到的,是集体塑造出来的。作为演员,要给自己创造一个心流状态,“那个心流是让你心无旁骛、全力以赴的,自己整个的情绪、思维、杂念是不可以有的,那种集中投入的状态是需要演员做到的。想办法进入那种状态里,心静了,没有干扰了,就可能创造出一个你想象不到的状态,这是你、导演、编剧都没有办法预设的。”章子怡认为这种或许可以称为是“高峰表演”,这种表演是可遇不可求的。

刘昊然也认为“高峰表演”是很主观的判断,“我认为‘高峰表演’就是能留得住的表演,即便不是一部特别好的电影,但其中一段戏,五年后十年后还能回忆起来。演员要和角色融为一体,直戳观众内心,能停留在人的记忆里,这就是‘高峰表演’。”

本组文/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满羿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奇瑞汽车资讯网茶颜悦色会员日捷克旅游网合盛硅业A股度假山庄资讯网王宝强影迷网笔记本电脑网瑜伽资讯网十堰新闻头条网娄底新闻头条网射手座星座网国学易经文化网揭阳新闻资讯网网红名人榜凯迪拉克汽车网
《速度与激情10》是路易斯·莱特里尔执导的动作片,这部电影会为整个《速度与激情》系列画上句号。范.迪塞尔接受《Total Film》杂志采访透露,在拍摄《速度与激情9》之前就已经开始规划第10部大结局了。不过考虑为了回馈环球影业,也为了满足粉丝,第10部可能拆分为两部影片来完结。
速度与激情10影评网 tututa.cn ©2022-2028版权所有